Frederica。

you are not alone

偷懒的把两人生贺一起了…私心刷了把喻黄,ooc请轻拍,脑洞来源于owl city的同名歌曲。短篇仓促请见谅QAQ语死早…
————————————————
江波涛是个透明人。
习惯了被碰触的人露出奇怪的表情,习惯了一个人与花花草草打交道,习惯了自己站在路灯下观察着来往行人的影子。 当然他不是一个人的特殊,像他这样的一群人都住在一个小区里,他和隔壁的喻文州关系还不错。喻文州是吸血鬼,自从喻文州家里搬进一只叫黄少天的狼人之后,江波涛就不太想去喻文州家里做客了,太吵了。后来江波涛才知道喻文州口中所说的能将孤独填满的可不仅仅是语言的力量。毕竟喻文州是活太久,而自己是不被看见。 迟到两天的舍友也终于到了。
“hello,欢迎,我叫...江波涛”江波涛看着眼前除了那张帅气的脸全身都被裹起来的,应该是木乃伊吧,几根散落的带子垂着和头顶的呆毛形成鲜明的对比,被掩盖掉一半的脸,另外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江波涛,江波涛被看的有些许不自在。
“...”
“额,初次见面,你叫什么名字?”
“...周..泽楷”
“小周啊你快进来吧,外面有点凉吧,我最近看天气预报了,你的行李那么少?”
“你...不能...感觉...天气?” 大概从初次见面江波涛就对周泽楷的洞察力感到不自在,仿佛自己一切都暴露在他的眼睛下,明明他的一只眼睛被遮住了,明明...明明自己是一个...透明人。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无理而且蛮横的,将两个毫不相关的人捆在一起,一个屋檐下,展漏无疑。
“...”
“小周,你是少带东西了么,要我陪你去附近超市么?” 看见对方点了点头,江波涛觉得自己理解力上升了一个新高度。后来江波涛被黄少天吐槽道哪里是新高度,简直是新世界。
一天晚上江波涛又去街上去看普通人的影子,江波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看路人在经过路灯旁影子从长到汇聚成一个点,再拉长的过程。大概想从影子里得出些什么,江波涛看过在路灯下一对情侣如何的分开,那时候影子成点,伴随哭声显得格外的萧瑟,江波涛是个很容易被感染的人,看着相反两个人从往昔影子交叠到现在愈来愈远,江波涛想哭但是自己,哭不出来。江波涛以“hello”微笑的面容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喻文州的微笑是虚伪,那么江波涛的笑脸便是凝固的面具。江波涛其实已经好久没来这条街了,大概和周泽楷的交流占据了自己大量的空余时间?亦或者在形式上自己已经不是一个人了,每次和周泽楷提个建议他也是默默的点头,好歹自己有了回应是这些影子无法带给自己的。有些时候真希望周泽楷和隔壁的黄少天话量能匀一下,其实小周很多意思能从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能明白,比那些乌黑黑什么都看不到的影子好理解多了。江波涛今天来这里就是想最后一次看看这条陪他无聊了那么多年的马路,明天是自己的生日,单身节,真是符合自己啊,江波涛像是自嘲般的笑了笑。 在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江波涛看见有个小女孩,在她看不见的路口一个酒驾的司机沿着扭曲的路径开着车朝和她交汇的十字路口驶去,江波涛下意识喊出来“喂,小女孩停下,别走了!有车!!”女孩是听不见的,江波涛急着捡起路边的石子来提醒那个女孩,女孩并没有理会江波涛的意思反而像收到惊吓一样居然加速跑了起来。江波涛像是完全不记得自己是透明人一样连忙冲上去护住了女孩,江波涛并没有收到意料中的疼痛,莫非...下意识看怀中的女孩。“呼...幸好”光线穿过一个身形零星的传递到江波涛眼中,满身的绷带。
周泽楷。
和周泽楷已经相处两个月了,谈不上什么挚友,毕竟周泽楷在某种意义上算不得好的倾诉对象。他也就偶尔会在晚上给趴在书桌前的江波涛盖上一件外套,也就比平常人厉害那么点能每次知道江波涛就在那里,也就难得像现在抵住前面的车保护着江波涛。 在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一路无言,江波涛还是没忍住打破了平静。
“小周怎么在那儿的?”
“晚上...不在” 江波涛有时候蛮讨厌自己为什么能理解周泽楷的,江波涛需要时间来整理自己复杂的情绪。 一定自己想多了吧。 回到他们的家之后,江波涛收拾了下心情上楼梯正好遇见下楼的周泽楷,像往常一样,“小周那么晚还不睡,要喝什么么?”江波涛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周泽楷拉住江波涛举起杯子的那只手,在他的手腕上系上了一条绷带。江波涛看到对方是如此的认真,鼻尖喷出的温度轻轻灼烧着自己的手腕,有点别扭地想收回自己的手。
“不怕...找不到...丢” 会心一击的结果就是...杯子碎了,洒了一地的牛奶。江波涛看着默默收拾的周泽楷,又瞅了瞅自己手腕上的绷带。你看,一边是,高耸蒙蔽汪洋的深不可测,看不见海边渔夫告诫严肃的表情;另一边是,面对不见底的深渊,却有一根稻草能抓住不用跌入绝望的黑暗孤单。
其实别说一根稻草了,人也好,他们也好,大概连一根蜘蛛丝也不会放过吧。江波涛自暴自弃地想着。
第二天,单身节当天在社区公告里贴出了吊足人胃口的活动——zombie run。喻文州穿了一件很暴露他年龄的衣服,虽然今天大家的服装都很奇怪,江波涛现在看见喻文州脑子就有点疼, “我说,你不是脱单了么,怎么还参加单身节活动?”江波涛指着一脸新奇的黄少天。
“少天想来玩玩,我只是个陪同。”
“文州,走走走,我们去那边!那边那个南瓜灯长得好奇怪,不过感觉还蛮可爱的!!走走走!!!” 江波涛看着被黄少天拉走的喻文州的背影比了个中指,哼哼,秀分快,虽然觉得不大可能,不知道喻文州是有感应还是什么的,突然转过来,江波涛悻悻地收回手指。 不知道喻文州有没有看见,反正他又笑了...“小江,晚上有个特别活动。”江波涛刚刚准备拒绝懒得掺和,下一句便听到喻文州的“啊,周泽楷报名了” 他一定是看到了。
江波涛看到周泽楷是十分钟以后,看到耸立的呆毛和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周泽楷,江波涛感觉很不好。 纠结和忐忑的下午过得很快,江波涛也没有必要像其他人深思熟虑地选择今晚的服饰不是么?周泽楷也是老装扮,两个人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一起出门买了些装饰品意思下应付晚上的活动。
“晚上...我会赢...”马上到家的时候周泽楷突然对着江波涛来了这么一句。 晚上精神抖擞的周泽楷带着不明状况的江波涛一起准时到了社区的活动处,江波涛看见主持人是喻文州的时候心里不踏实的感觉尤为强烈。 喻文州当做没看见江波涛思忖的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扮演着温和的主持人, “今晚活动分为两个环节,第一个找到整个社区隐藏的数字1的吊牌,像这样的,”喻文州举起手中的样本,“第二个环节由第一个环节获得1数量最多的前50名,进行zombie run的追逐,捕捉到目标物即为胜利,赢的人会有神秘的丰富大礼。”声音慢悠悠的,醇厚但又像诱惑人去的塞壬歌声一般,看了看和自己共事的杜明干劲十足,听着站在一旁的张佳乐说第1就是为自己准备的让大伙等着,继而今晚直接裹着床单出来的叶修依旧嘲讽的说了句呵呵,在后面就是孙哲平安抚着炸了的海盗。
“我记得小周想要赢?”
“...”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好,我一定会帮小周赢的”帮助眼前人到他任何想去的地方,不遗余力,竭尽所能。
在钟声敲了7下的时候大家都快速的去寻找吊牌,在社区都能看到的地方显示吊牌的剩余数量,从总共的100的突然变成了99, “呵呵,文州你果然把你身上这块计数了。”叶修看着刚刚还人满为患现在几乎没人的广场,“心太脏...”
“这不还是让叶神拿走了么?叶神居然也有想在一起的人”
“哥走了,”在跟随人流前叶修狠狠地大吸了口烟,吐出的烟圈掩盖不了亮着的一丝红光,和平时的风格完全不同,“也就只能想想,文州啊记得珍惜这个话唠啊...”说着便去找吊牌了
“我屮艸芔茻....”黄少天还没开始进行文字泡攻击叶修就不见了,“文州文州,这次活动叶不羞居然会参加?文州你怎么知道叶修有喜欢的人啊?我刚刚没看错的话,周泽楷居然也参加了?他有着这张脸还有搞不定的人?不对,本少肯定没看错!叶修这个臭不要脸的居然说我话唠,文州你觉得我烦么,如果你真的觉得...觉得我的话多了那么点的话,我可以改的!!”
“少天不需要为我改变什么,我们还在一起就好,少天,谁都会有喜欢的人,有错过的,有没发现的,叶神别看他平时其实他也是和我一样,不过,幸好我还有少天你”
黄少天那经得住喻文州这样的攻击,这次黄少天难得不去凑热闹了,他已经有最珍贵的礼物了不是么? 他们啊,活的都比人类长了那么点,放纵的结果只能是收敛,挥洒的结果只能是服从。
“小周,不好意思,我就找到一个,给你”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手上已经有3个吊牌,看来这次小周真的是认真要赢啊,其实算上自己手上这个小周应该能够顺利的参加第二轮,但是既然参加了不拿到第一就不是周泽楷了。 展示牌的数字在不断地减少,已经快要个位数了。
10,9,8,7,6,5,4,3,2,1,0.结束了第一轮,周泽楷总共有5个吊牌,顺利的进入第二轮,江波涛很开心比自己进入第二轮还开心,他把自己的吊牌给了周泽楷本来江波涛也懒得掺和,这下当个旁观者也是轻松自在。
“那么在大屏幕上入围的50人请准备第二轮,在我讲规则的时候大家正好休息下”不知道是江波涛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喻文州不怀好意的看自己。 “为了第二轮增加难度,所以目标物是活的,”底下人都在窃窃私语,“所有人的名字都在里面,抽取一人来当目标物,那么,少天,你来抽”
狼人打扮的黄少天走上台,在箱子里搅拌了好久,吊足了大家的胃口,终于抽出一张, “本少马上要打开这个纸条看名字了哦!那么这名幸运的被本少抽中的是谁呢!!!”卖足了关子,念出了下面的名字,
“江波涛”

江波涛现在无比的后悔,非常,十分,不,十二万分,要是没参加这个活动就好了,要是没那么倒霉被黄少天抽到就好了,要是没那么作死跑到社区之外就好了。在一个小时之前,江波涛很“幸运”的中了,成为目标物,入选的50人抓到江波涛即为胜利,真的是某种意义上的zombie run。可是江波涛就没那么轻松了,被提前放走了5分钟,想起喻文州笑眯眯的对自己说:“祝你好运”江波涛就觉得交友不慎啊!
所以江波涛现在一个人跑到一个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儿的地方。环顾了下,颓屋残墙,空无一人,看起来荒废已久,面前的耶稣的雕像积了一层灰,但是无法遮盖它是多么用心的一个艺术品,从已坏的天窗的里面透出的月光打在了雕像上,像给耶稣镀上了一层银边,昔日的庄严感在江波涛看来还在,本来号召人群,给人群信仰的艺术品没想到有一天会远离人群,傲然于空虚,江波涛突然感觉了害怕,原来的自己已经习惯了孤独,现在这种空虚感是哪里来的,现在一个人已经消受不起这份孤独的重量了。江波涛双手抱着腿躲在一排长椅之后,潮湿腐朽的木头味道,自己那么低的存在感又在跑什么。
周泽楷,你在哪里?兜兜转转回原点。
“江...回家”时间太长了,腿麻了,听觉也出现问题了,江波涛听见了周泽楷的声音。直到某人将自己抱起来,还是公主抱。
“我腿麻了”江波涛确定了眼前的周泽楷不是幻觉,“现在你抓到我了,可以去找喻文州兑换奖品了,小周果然最厉害了”
“奖品...江...生日...喜欢你”周泽楷不顾怀中人的反应,对着嘴唇便亲了下去。 江波涛只感觉到嘴唇的温热,完全没有经验的他只是闭上了眼,周泽楷主导着如何一步步的攻城略地,江波涛承认自己输了个干净。 这样也好。
“有我...江,不孤单”木乃伊抓起透明人有着自己专属绑带的手,十指相扣,将江波涛放下来,周泽楷解开自己一层的绷带裹在江波涛的身上,
“永远...看得见...”
“恩,我们回家,小周我也喜欢你”
I’m lost without you.
You know all I have is yours.
You rescued me and you are all I need from this day forth,for all eternity.
后来江波涛晚上收到一条喻文州的短信:不用感谢我和少天送你的生日礼物 ^_^
“文州,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抽到江波涛?”
“因为盒子里纸条除了他的名字没有别人啊”
江波涛问过喻文州有没有想过自己在漫长枯燥的岁月里让时间来抚平一切的情绪,开心的,悲伤的,有趣的,无聊的,一切在时间的洪里都会统统消失不见。喻文州的回答是时间能堆砌孤单,时间能消磨孤单,冲淡痛苦,但是自己并不想用时间来冲淡一切。 后来喻文州遇见了黄少天,江波涛遇见了周泽楷。为了遇见这样的一个人,殆尽了多少年的枯燥,穷尽了多少光阴的忍耐,幸好遇上了,幸好,幸好。